浅析《也是水湄》

  • 来源:痖弦
  • 2015-7-22 7:41:16
  • 分享到:

浅析《也是水湄》

作者:痖弦

 

与夜持,与风对,与暮春争朝夕;不邀山弈,不邀水臂,只邀那湄水舟子。长廊长几瞰新生如潮路,浪里白染似水女儿心,亦水亦草亦岸,恰似眼波浅浅青青温温柔柔,这就是我初见的“也是水湄”。张晓凤老师的这篇散文是篇极具风采的抒情性散文。作者描绘的特殊气氛、景物是异常的细腻深情,把人生比喻成水中的舟非常的形象巧妙。散文在语言,情感等方面的构造和布局格外精致,舒卷自如,海之辽远,石之细微,抑或顿,无不尽收笔下,读者不能不为那也是水湄的深刻道理吸引,总之在我读来,本文其言娓娓,其情脉脉。

 

暮春的晚上,奥热已经把夏的消息传来。在四周已经变的寂静的楼上长几上,看远远近近的事物,想这前前后后的变化环境,感慨良多,思绪如缕缕幽风,刮过心的肺腑。

 

在一天难得的休憩工夫里,想起那种种“似乎每一件事情都被水湄阴谋诡计规规矩矩的安排好了一样”的工作琐事,不免生出些许厌倦的情绪。但是,人的生活就像大海中的襄头一样,风起浪涌。无风三尺浪,即使不想为浪,只像浪的白,也无可奈何。作为一个女人,更多的是一些负担,尽管可能会有一件羽衣,但也只能将其锁在箱底。对自由的向往,对超脱的企慕是如此的强烈,如此深情,可临终依然不能彻底摆脱人生的羁绊。居身的这块地方,原来是一条河,两岸的柳枝垂烟,河水哗啦哗啦的流。但几度沧桑变化,这里已经成了车流如水,人声吵杂的街市。昔日的清静,悦目的景观都会消失,唯能勾起愉悦的只不过是一种美好的记忆。“我”不愿把自己汇入这匆忙的人流。只想回到那秀丽的河岸边去。但是这一切只能在想象中去实现了。肉体也许无法超尘脱俗,但灵魂却可以任意飞动,所以我愿泊舟水湄。

 

生命也是一条河。每一个真实的人生,只不过是水中行舟,有时航行,有时泊岸。它割舍不断和水的联系,而湄则正好为俩者提供了极好的条件。所以劳累了一天之后,才可以得到少许的清静和歇息时候。可以使灵魂和感情从琐碎的生活中解脱出来的时候,人亦就像船暂别了航行,泊舟岸边一样让人有一种亲切舒适感。因此,这般少许的时刻,对于生命来说“也是水湄”。

 

暮春的云霞溅入云底

咋到的奥热袭人心扉

似雪飘飞的不安

追忆那片片的格子白

整齐卧房的看台

偷窥着远处那一抹一抹的淡绿

冥漠大化万里沙中舟

听绿涛绿波拍弦音

眺望的远处星似毒林

曾经的那条河流

何几时弯弯曲曲的消失

习惯了那丝感动

绘了水草交

不眠的宠着山色

那水湄

已经化为人生泊舟水湄的舟子

首发散文网:http://www.sanwen.net/subject/105539/


 


 

也是水湄

张晓风(台湾)

(1)那条长几就摆在廊上。

(2)廊在卧室之外,负责数点着有一阵没一阵的晚风。

(3)那是四月初次燥热起来的一个晚上,我不安地坐在廊上,十分不甘心那热,仿佛想生气,只觉得越来越不负责,就那么风风雨雨闹了一阵,东渲西染地抹了几许颜色,就打算草草了事收场了。

(4)这种闷气,我不知道找谁去发作。

(5)丈夫和孩子都睡了,碗筷睡了,家具睡了,满墙的书睡了,好象大家都认了命,只有我醒着,我不认,我还是不同意。春天不该收场的。可是我又为我的既不能同意又不能不同意而懊丧。

(6)我坐在深褐色的条几上,几在廊上,廊在公寓的顶楼,楼在新生南路的巷子里。似乎每件事都被什么阴谋规规矩矩地安排好了,可是我清楚知道,我并不在那条几上,正如我规规矩矩背好的身份证上长达十几个字的统一编号,背自己的邻里地址和电话,在从小到大的无数表格上填自己的身高、体重、履历、年龄、籍贯和家庭。

(7)可是,我一直知道,我不在那里头,我是寄身在浪头中的一片空白,在一瞬眼中消失,但我不是那浪,我是那白,我是纵身浪中而不属于浪的白。

(8)也许所有的女人全是这样的,象故事里的七仙女或者田螺精,守住一个男人,生儿育女,执一柄扫把日复一日地扫那四十二坪地(算来一年竟可以扫五甲地),象吴刚①或薛西佛②那样擦抹永远擦不完的灰尘,煮那象“宗教”也象“道统”不得绝祠的三餐。可是,所有的女人仍然有一件羽衣,锁在箱底。她并不要羽化而去,相信自己曾是有羽的,那就够了。

(9)如此,那夜,我就坐在几上而又不在几上,兀自怔怔地发呆。

(10)报纸和茶绕着我的膝成半圆形,那报纸因为刚分了类,看来竟象一垛垛的砌砖,我恍惚成了俯身城墙凭高而望的人,柬埔寨在下,越南在下,孟加拉在下,乌干达在下,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”的故土在下……

(11)夜忽然凉了,我起身去寻找披肩把自己裹住。

(12)一钵青藤在廊角执意地绿着,我大部分的时间都不肯好好看它,我一直搞不清楚,它到底是委屈的还是悲壮的。

(13)我决定还要坐下去。

(14)是为了跟夜僵持?跟风僵持?抑是跟不明不白就要消失了的暮春僵持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我不要去睡,而且,既不举杯,也不邀月,不跟山对弈,不跟水把臂,只想那样半认真半不认真地坐着,只想感觉到山在,水在,鸟在,林在,就好了,只想让冥漠大化万里江山知道有个我在就好了。

(15)我就那样坐着,把长椅坐成了小舟。而四层高的公寓下是连云公园,园中有你纠我缠的榕树,榕树正在涨潮,我被举在绿色的柔波上,听绿波绿涛拍舷的声音。

1 2 3 下一页

本资源栏目:《语文教学随笔》

返回栏目

上一课:语文教研资讯下一课:语文备课指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