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:优雅的拒绝

  • 来源:张怡佳
  • 2015-7-22 7:43:10
  • 分享到:

孤独:优雅的拒绝

王尔德有言:“社会仅仅以一种精神概念而存在,真实世界只有个体存在。”人只有在孤独中,才能回到自身。

捷克作家赫拉巴尔在《过乎喧嚣的孤独》中写道:“因为我有幸孤身独处,虽然我从来并不孤独,我只是独自一人而已,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。因为我有点儿狂妄,是无限和永恒中的狂妄分子,而无限和永恒也许就喜欢我这样的人。”他在孤身独处中发现了一个个被抛弃在“时代垃圾堆中的人”,以独特的文字发掘出了他们心灵深处的美。

这样的孤身独处不是寂寞。寂寞是在人潮汹涌中感到自己是一个人,是无人相伴,无人亲近,无人理解,是被众人抛弃在荒野般的存在感。而孤独不是,它是主动地舍弃,刻意地与世界保持适当的距离,以便俯瞰众生,反观自身,正如蒋勋在《孤独六讲》中提到的:“寂寞会发慌而孤独是饱满的。”孤独的生活犹如一条表面平静的河流,实则暗潮汹涌。赫拉巴尔的孤身独处并非寂寞,而是主动的远离,他独自一人“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”,俯瞰着芸芸众生。

所以,我说孤独是一种拒绝,优雅的拒绝。

优雅的拒绝,使人清醒,让人冷静。正因如此,鲁迅曾两度出走。在《新青年》将推他为旗手时,他出走了;而左联要推他为领袖时,他又出走了。他明白,作为一个作家,必须要与世界保持适当地距离,这样才能冷眼旁观,深刻剖析。作为振臂一呼、应者云集的旗手,必然会被前呼后拥的将士们包围。甘言媚词的阿谀与日常琐事的繁杂,会使其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。他要维持其特立独行的孤独感,只能选择拒绝,不断出走。出走之后的鲁迅,返回了自身,成了时代的启蒙者。

无论是赫拉巴尔的“孤身独处”还是鲁迅的不断出走,都是对社会的拒绝。在孤独中让自己的内心保持澄澈,在最为纯粹的创作中呈现真实的世界。

相比于他们的优雅,当下的学者文人们则显得急迫了很多。为了职称、名位,绞尽脑汁地炮制论文,成名后四处走穴演讲以谋取丰厚的回报,更有甚者通过制造假学历、抄袭论文以谋求一官半职。他们中的许多人非常聪明,常在论文、实验报告中闪现出智慧的灵光,但他们不愿被社会所遗忘,更遑论主动地拒绝社会了。所有的努力必须及时兑换成现世的利益,才能有效地证明他们现世的成功。他们恐怕永远无法理解萨特“一向拒绝来自官方的荣誉”那句话的意思,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,主动地拒绝社会,十年磨一剑,在书斋或实验室里静心从容地做自己的学问。

学者名流们是如此,那么你呢?愿意学一学前辈先贤们“优雅的拒绝”吗?


 

独自担当

周峰

有人说,独是一种逃避,就像陶渊明隐居避世,独处田园,与世无争;也有人说,独是一种信念,就像闻一多在恶势力的威胁下,依旧特立独行,敢于直面危险与斗争。

而在我看来,独是一种担当。

确实如他人所说,“独”有时候不太完美。在当今社会,往往需要团队协作与交流,才可能将事情做好,篮球便是如此,没有人会否定它是项五个人的运动。当一名球星独自作战不顾及团队时,很有可能将球队置于险境。

然而,当一只球队面临危险时,“独”便成了一种需要。科比·布莱恩特,便是一位敢于在逆境中挑起“进攻”的大梁,带领球队走向胜利的孤胆英雄。

八年前,年幼的我坐在电视机前,亲眼见证了科比独自一人,与太阳五虎奋力拼斗的场景。当队友的每一次投篮都落空,对手的进攻得分如探囊取物时,他站了出来,并上演了双绝杀,为球队赢得了胜利。

那一刻,全场三万球迷沸腾了,高喊着“MVP”——仅次于总冠军的最有价值球员称号。难道观众只是为一场胜利而庆祝喝彩吗?显然不是,那是对科比敢于在关键时刻担当一切的勇气的赞美。最后的7.9秒,最后的0.2秒,科比果断出手,连续得中,虽有运气的成分,但也无法否定他在关键时刻独自担当的勇气。

这种独自担当的品质是每个人都无法缺少的。

无论是在学习还是以后的生活中,都需要拥有这样一种担当的精神。没有人能代替自己掌握各门学科的知识,没有人能代替自己参加高考。独自担当,就像一个人有了一面坚固的青铜盾,对于危险的利刃不再恐惧退缩,而用于直面各种困难。

    古代的王都自称“孤”,在他们眼里,孤是王者,是独一无二的,江山社稷、黎民苍生全都系于他一人。我们不是天下的王者,但我们应该做自己的王,孤独地前行,学会担当。

本资源栏目:《语文教学随笔》

返回栏目

上一课:语文教研资讯下一课:语文备课指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