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慎中《游清源山记》 助读

  • 来源:羊刚工作室
  • 2015-7-26 8:33:16
  • 分享到:

王慎中《游清源山记》 助读

有学生来问《游清源山记》阅读题,我读一遍文章,不是很理解,再读一遍,发现是对“景公登牛山”“杨叔子登岘山”两个典故不甚了了,影响了我对文意的把握,今天又查了资料,解决了问题,中午给来问问题的学生讲了一遍,学生能懂。

第一个典故见景公登牛山悲去国而死晏子谏第十七:

景公游于牛山,北临其国城而流涕曰:“若何滂滂去此而死乎!”艾孔、梁丘据皆从而泣。晏子独笑于旁,公刷涕而顾晏子曰:“寡人今日游,悲,孔与据皆从寡人而涕泣,子之独笑,何也?”晏子对曰:“使贤者常守之,则太公、桓公将常守之矣;使勇者常守之,则庄公、灵公将常守之矣。数君将常守之,则吾君安得此位而立焉?以其迭处之,迭去之,至于君也,而独为之流涕,是不仁也。不仁之君见一,谄谀之臣见二,此臣之所以独窃笑也。”

(译文)齐景公带着一群随从,到风景区牛山去观赏风景。他走到牛山北角,面对国都,突然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地说: “我怎么舍得这美好的国都,离开尘世去死啊!”陪同来游的艾孔和梁丘据都受齐景公伤情的感染,纷纷泪洒青衫,擤鼻吞声。晏子也是随同前来者之一,他既未大放悲声,也未泪盈满眶,反而在一边冷笑。看君臣随声附和惯了的齐景公,对晏子的笑大惑不解。他揩干眼泪,面带愠色地问道:  “寡人今日触景伤情,艾孔和梁丘据都受到我的感染而恸哭起来,只你一人在这边暗自发笑,却是为何?莫不是讥笑寡人多情善感么?”  晏子沉吟片刻,回答齐景公:“请听我解释:要是贤德可以长寿的话,那么,太公、恒公肯定长寿不死;要是勇猛可以长寿的话,那么,庄公、灵公现在将还活在世上。要是他们这些人都活下来,王位还有您的份吗?新陈代谢么,代代相传,这才传到您的名下。所以,您只为自己的生死而哭泣,是不仁啊!不仁的帝王您哭在前,阿谀逢迎、谄媚的臣子艾孔和梁丘据紧跟其后,如此这般,我怎能不笑!”齐景公和艾孔、梁丘据望着晏子,无话好说。

第二个典故见苏轼【密州通判厅题名记】:

始,尚书郎赵君成伯为眉之丹夌令,邑人至今称之。余其邻邑人也,故知之为详。君既罢丹夌,而余适还眉,于是始识君。其后余出官于杭,而君亦通守临淮,同日上谒辞,相见于殿门外,握手相与语。已而见君于临淮,剧饮大醉于先春亭上而别。及移守胶西,未一年,而君来倅是邦。

余性不慎语言,与人无亲疏,辄输写腑脏,有所不尽,如茹物不下,必吐出乃已。而人或记疏以为怨咎,以此尤不可与深中而多数者处。君既故人,而简易疏达,表里洞然,余固甚乐之。而君又勤于吏职,视官事如家事,余得少休焉。主

君曰:“吾厅事未有壁记。”乃集前人之姓名以属于余。余未暇作也。及为彭城,君每书来,辄以为言,且曰:“吾将托子以不朽。”昔羊叔子登岘山,谓従事邹湛曰:“自有宇宙而有此山,登此远望,如我与卿者多矣,皆堙灭无闻,使人悲伤。”湛曰:“公之名,当与此山俱传,若湛辈,乃当如公言耳。”夫使天下至今有邹湛者,羊叔子之贤也。今余顽鄙自放,而且老矣,然无以自表见于后世,自计且不足,而况能及于子乎!虽然,不可以不一言,使数百年之后,得此文于颓垣废井之间者,茫然长思而一叹也。


 


 

游清源山记

王慎中

登高望远,揽山水之奇变,娱耳目于清旷寥廓之表,而窅然失一世之混浊,天下之乐宜无逾此者。

牛山之游美矣,而景公以之雪泣沾襟,不能自止;羊叔子登岘山以临汉水,至于参佐相语,悲咽怃然而罢,何情之反也?以景公之愚,睠然揽齐国之富,恐其一旦忽然去之而死,而不得免,其意之卑而晏子笑其不仁,宜矣。叔子慨然顾其一时之功,爰而难忘,虑他日之易泯,抚当身之权而不足以自慰,可谓贤者其当乐而哀,以身为累而不得尽悦生之性,亦何以异于不仁者之悲嗟乎?

富贵之君侯,功名之卿士,穷天下之欲无所不足,志满气盛,其多取于物而备享之以为快,何所不得,宜其兼得于山水。而牛山、岘山之胜反以出涕而兴嗟,彼其念富贵之可怀,而伤其不得久,有喜功名之甚,冀于垂永而患其无闻,则虽左山右江,履嵂崒 (lǜ zú)而俯涛澜而不能有其乐;宁独不乐而已,且为之感慨而哀。

孰知夫苍崖翠壁,发舒气象而凌薄光景,亦导忧增戚之物也。当其戒具(古代祭祀、朝觐、会同、应接宾客等事应备的陈设器具)往游,固以酣乎奢佚之骄羡,倦乎勋伐之劳动,思取乐于山水之间,以适耳目之娱。卒之求须臾之乐而不可得,岂非以其所都(dū,居:~卿相之位)者厚,与所挟之高,起于濡恋矜顾而然耶?富贵功名者之于山水,其果不得以兼取也。

清源山者,泉州之名山也,余尝以暇日往游于其间。好事者往往撰酒肴跻山之巅,就予而饮食之。因辄相命为游,攀援险绝,探讨幽窈,极意所止,有从有否,不为恡(lìn 同“吝”)也。顾视其踽踽(jǔ jǔ)寂寥,崎岖而盘桓,何足以望牛山之傧从,岘首之宾僚?然吾未尝不乐,而客之从者未尝不与吾同其乐也。

以吾之早废于时,习于富贵之日浅,而顽拙不适用者,曾无秋毫之长,可以挟而待,后欲为濡恋而无所可怀,欲为矜顾而无所可喜,而山水之乐,卒为吾有。吾虽困于世,于物无所多取,而独得之于此。

彼富贵功名者,于天下之欲穷矣,而于天下之乐犹有所憾。然则吾之困非徒不以易千驷之君,而煊赫震耀,声烈被于江漠,魁乎为一代之元卿者,犹将藐乎其小,如卷石寸木之于兹山也。吾之所取,其亦不为少欤?

既以语客,复记之如此。

本资源栏目:《语文教学随笔》

返回栏目

上一课:语文教研资讯下一课:语文备课指导

 根据淘宝的广告代码自动切换js代码_好玩吧js频道_js.funet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