怨歌行

  • 来源:段老师
  • 2015-7-24 20:46:41
  • 分享到:

怨歌行

玉颜不及寒鸦色,犹带昭阳日影来。

——题记

灯光映照在洁白如霜雪的团扇上,像安静的古琴猛然被调拨了一根弦,脑海中闪现出她的身影。

提起《长恨歌》,先想起的必然是杨玉环,吟至《怨歌行》,一闪而过的必然是班婕妤。

班婕妤,她是贤的,却辇之德历来为世人所传颂,她因贤而美,也有过“三千宠爱与一身”的日子,在与汉成帝的生活中,她时刻谨小慎微,只求他们的爱能如她的宫名“长信”一样,长长久久的继续。

那一天,她来了,一曲轻盈的掌中舞,牵走了成帝的心,也牵走了她的一切。她曾天真认为的永远,在飞燕入汉宫那一天,灰飞烟灭。

她明白自己的处境,不会像许皇后那样傻傻的立在中间,惹人生厌,她却不敢去争,她牢牢的摆着那副才女的架子,依旧知书达理,贤德如初,却再也没有当时的荣宠,在长信宫中,她含泪作诗《怨歌行》,又名《团扇歌》,以团扇自比,终没有再得成帝垂怜,便服侍太后,在成帝死后为他守灵,孤独终老。

班婕妤为何败给了飞燕合德?她不美吗?不,她的美“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”,这样贤惠而美丽的她,错便错在太拘泥于礼教了,她是樊姬,可成帝却不是一鸣惊人的楚庄王,她太规整,像一块棱角分明的玉,只能远看着欣赏,握在手中自然比不上滑圆的宝珠。

倘若她能有三分飞燕起舞的轻盈,两分合德入浴的妖娆,放下三分礼教,便能与成帝更加长久了。

不知当她身处冰冷的陵园中会不会想,如果那一日她可以勇敢一点,把手伸出,不管什么礼教,那么,他们至少还有这样并肩而行,亲密无间的回忆,而现在,只剩她空守陵园,孤独一生。

班婕妤作《怨歌行》,怨君恩如流水,但她更应该怨的,是自己的墨守成规,不知变通。

写后小记:有些机会,需要大胆的狂放一次,不然,错过了,便是一生。

编辑:段老师

全集

本资源栏目:《学生反思》

返回栏目

上一课:学生总结下一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