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模拟审堂实录

  • 来源:语文吧
  • 2013-11-30 14:28:00
  • 分享到:
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模拟审堂实录

 汇报形式:模拟庭审
原告:杜十娘及其律师
被告:孙富及其律师,李甲及其律师
证人:霍小玉,林黛玉,璩秀秀,韩凭妇何氏,刘兰芝
审判实录:
(简称:“判官”简称“判”;“杜十娘”简称“杜”,“杜十娘律师”简称“杜律”;“孙富”简称“孙”,“孙富律师”简称“孙律”,“李甲”简称“李”,“李甲律师”简称“李律”;“霍小玉”简称“霍”,“林黛玉”简称“林”,“璩秀秀”简称“秀”,“韩凭妇何氏”简称“何”,“刘兰芝”简称“兰”。)
判:今天本判在此审理发生在明代万历年间的一桩千古冤案——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一案,传原告杜十娘到堂。
(呼:杜十娘到堂)
判:杜十娘,你有何冤情,从实讲来。
杜:判官大人,小女子姓杜名媺,乃京都教坊司排行十娘是也,十二、三岁被卖青楼,久从良之志,后遇北雍监生李甲,李郎忠厚志诚,与妾情投意合,又得仁侠之士柳遇春帮助,三百两银子脱了乐籍。原以为此番随李郎返乡,当终身有靠。不想京口瓜洲,风雪阻渡,奸诈盐商、贾竖孙富巧言令色,坏我姻缘,夺我恩爱,懦弱李甲慑于父严,惑于浮议,负心薄悻,割义断恩,使我夭亡。可怜十娘如花似玉之身、似石如磐之心,竟只落得淹没于云暗江心,葬身那江鱼之腹。求大人为十娘伸冤。
判:传被告孙富、李甲。
(呼:带孙富、李甲)
孙:判官大人,小人冤枉。
李:判官大人,学生情愿领罪。
判:孙富可先诉来。
孙:杜十娘明明因李甲而死,如何是我所害?
判:明明是你巧为谗说,坏人姻缘,如何狡辩,请十娘律师陈词。
杜律:布政使的公子李甲与北京名姬杜十娘相好近二年,“海誓山盟,各无他志”。经过一番周折,才结为夫妻,离开京城。谁知中途遇见孙富,孙李二人,萍水相逢,素昧平生,但是,与杜十娘情同夫妻的李甲,竟被孙富的一席话说变了心,昧着良心将十娘卖给他。孙富 “巧为谗说”,可谓煞费苦心。
(一)、感情上的亲近:自孙富断定杜十娘是烟花之辈后,顿时萌起占有欲。然而他与李甲素不相识,李甲与杜十娘都是什么人?为什么来到此地?孙富全然不知。所以第一步是想法亲近李甲,探听虚实,寻求可乘之机。于是他倚窗高吟高学士《梅花诗》引李甲出面,通过闲聊、攀谈,达到“渐渐亲热”的目的。然后邀李甲酒肆一酌,仍是“先说些斯文中的套话,渐渐引入花柳之事”,于是和李甲“一发成相知了”。到这时,孙富认为火候已到入便问起杜十娘的事。
(二)、心理上的掌握 :因为感情上的亲近,李甲已把孙富当成朋友,于是,便把他与杜十娘的事和盘托出。这样孙富便开始对李甲心理的窥探。先是用话试探:“兄携丽人而归,固是快事,但不知尊府中相容否?”又问:“既是尊大人未必相容,兄所携丽人,何处安顿?亦曾通知丽人,共做计较否?”狡诈的孙富看出李甲是一个无主意而又懦弱的人,同时还掌握了李甲的矛盾的心理。李甲要娶十娘回家,但其父不会相容;李甲依恋十娘,但更怕得罪父亲。孙富了解了这些,就是找到向李甲攻心的突破口。
(三)、动机上的掩饰:要夺取杜十娘,这只是孙富的卑劣用心,但是,这一动机一旦被李甲识破,他便会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。所以,孙富极力掩饰自己的真正用心,乔装成处处为李甲打算的样子,使其步入他设置的圈套之中。
他故意说话吞吞吐吐,显得十分为难。不是“沉吟半晌,故作愀然之色”,就是百般推辞说:“小弟乍会之间,交浅言深,诚恐见怪”,”“疏不间亲,还是莫谈罢”。似乎这些话,不是情愿说的,只是为了朋友,才仗义直言的。直到阴谋得逞了,孙富还一再向李甲表白:“仆非贪丽人之色,实为兄效忠于万一也。”
因为孙富装得象,所以李甲一直未引起警觉,反把他的话当成“金玉良言”,这就是李甲的可悲之处。
(四)、言语上的打动:掌握了李甲的矛盾心理,又掩饰了自己的卑劣用心,剩下的就是以言语打动李甲,逼他就范,把十娘卖给他。李甲说要回家,托亲友们劝说其父回心转意。孙富说:“尊大人位居方面,必严帏薄之嫌,平时既怪兄游非礼之地,今日岂容兄娶不节之人。”又说:“况兄贤亲贵友,谁不迎合尊大入之意者?”这一番话就绝了李甲的侥幸心理。
李甲欲使十娘暂居苏杭,然后再图良策。孙富立即说:“即使流连山水,亦非长久之计。万一资斧困竭,岂不进退两难?”又进一步离间说:“妇人水性无常,况烟花之辈,少真多假。”又诬杜十娘可能有旧约,又说江南子弟最工轻薄,难保无跳墙、钻穴之事等。于是李甲又放弃了这一打算。接着孙富又进一步说:“若为妾而触父,因妓而弃家,海内必以兄为浮浪不经之人。异日,妻不以为夫,弟不以为兄,同袍不以为友,兄何以立于天地之间?  兄今日不可不熟思也。”就这样李公子才“茫然自失”。于是孙富亮出底牌以一千两银子买杜十娘过来,说:“兄飘零岁余,严亲怀怒,闺眷离心,设身以处兄之地,诚寝食不安之时也。然尊大人所以怀怒者,不过为迷花恋柳,挥金如土,异日必为弃家荡产之人,不堪承继家业耳。兄今日空手而归,正触其怒。兄倘能割衽席之爱,见机而作,仆愿以千金相赠。兄得千金,以报尊大人,只说在京授馆,并不曾浪费分毫,尊大人必然相信。从此家庭和睦,当无间言,须臾之间,转祸为福。兄请三思。”公子李甲听了这话,犹如溺水之际,捞到一棵稻草,哪里再去细细分辨其中的诡诈呢?于是,孙富的“巧为谗说”便告成功。
于是十娘命运不辰,风尘困瘁,甫得脱离,又遭弃捐,只得痛骂孙富,投江自尽,十娘之死,全出自此恶贼之手!
孙:我冤枉,我比杜十娘还冤哪。
判:你讲。
孙:诚如十娘律师所说,十娘之死我难辞“夺人之美”之咎。若论获罪,孙某也只能是十有其一。Why?大家想一想,孙富见色起意,如何能仅凭三寸不烂之舌夺人之妇,十娘被弃完全是因为李甲有“恐父症”。原来李甲和杜十娘“一双两好,情投意合”,但他“惧怕老爷,不敢应承”;当他的老子“李布政在家闻知儿子逛妓院,几遍写字来唤他回去”,而李甲“十分迷恋十娘颜色……后来闻知老爷在家发怒,越不敢回”。单为此“撒漫使钱”,逛逛妓院,李甲就如此惧怕父亲,遑论娶之归乡?所以,为夫为妇完全是杜十娘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,也是李甲“全无主张”的权宜之策。李甲的“恐父症”,远远胜过爱十娘。李甲也曾向在下表白过“老父性严,尚费踌躇耳”的矛盾心理,将杜十娘转让于我交割银两时,十娘也曾偷窥公子,他“欣欣然有喜色”,都可以为证。
李甲为什么如此惧怕其父李布政?除了他本人生性懦弱外,更重要的是要知道李父李布政何许人也?他“位居方面,拘于礼法,况素性方严”,是受封建正统思想浸淫很深的封建礼教的化身。在李甲筹划赎金的过程中,“他们(李甲的亲友)道李公子是风流浪子,迷恋烟花,年许不归,父亲都为他气坏在家……父亲知道,将好意翻成恶意。”李甲的亲友们也惧怕李布政,支持他对儿子的态度,说明李布

1 2 3 3 4 4 5 下一页

本资源课文:《杜十娘怒沉百宝箱》

返回课文

上一课:促织下一课:狂人日记

你可能会喜欢

 根据淘宝的广告代码自动切换js代码_好玩吧js频道_js.funet8.com